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众女士车 >> 正文

指向你的刀锋 61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指向你的刀锋 61

  德莱厄斯突然高高跃起,双手高举巨斧,宛如盖伦之前踏马使出致命打击时的姿势一般,全身蕴含着猛烈杀气的他双手握斧从天而降,宛如鬼神一般的凶斩朝盖伦的面门砍来。
  诺克萨斯断头台!!!
  不行,不能格挡!盖伦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这个念头,他毫不犹豫的踏地后翻,在一瞬间拉开了两三米的距离。
  巨斧落地后深深陷入地面,无比浑厚的杀气迸发,将屈身的德莱厄斯前方范围所有泥垢震飞,一大片灰黑色的尘土扬起。
  卡特也毫不犹豫的趁机朝盖伦扔去两把匕首,在灰黑色尘土遮挡住视野之前,她确确实实的看到了那几把飞去的两把匕首刺到了盖伦身上。
  德莱厄斯皱眉,他看到自己的斧头因为巨力的冲击而变得破碎不堪,待他站起身把斧子抽回来时,那斧头已经碎裂了一大半。毕竟是一般的诺邦军队制式兵器,在承受一定混合杀气招式后,均会消耗器材的耐久度,唯有上等的兵器才没有如此麻烦的限制。
  可惜的是,德莱厄斯还没有一把上等的兵器。

  不同的是,盖伦有。
  “呃啊!!!”灰黑色烟尘消散,一个粗壮的蓝金色身影踏前冲出。
  卡特看到盖伦胸甲上的两把匕首,愣了愣神。那坚厚的防御力使得匕首对盖伦来说并不致命,看来若不是刺在关节部位或是头部,匕首是没法取他性命的。
  “切!”德莱厄斯竖起破碎的巨斧格挡,但他的巨斧却在接触到盖伦横斩的时候不争气的化作碎片。
  那是一把漂亮的大剑,剑锷上镶嵌的魔能水晶闪动蓝光,剑身在横斩时泛起着金色的无形旋风,正预示着这把剑并不是凡品。
  暴风大剑,那是盖伦新晋将军时,德玛西亚的国王嘉文三世赐给他的神兵。盖伦高超的武艺不单单是因为自己的天赋和勤奋,还有一部分是来源于这把神兵的增幅。
  看到巨斧不堪斩击而破碎,德莱厄斯毫不犹豫的迅速低下头来,盖伦的长剑从他头上掠过。

  德莱厄斯站起手,紧握的拳头朝盖伦小腹挥去。
  盖伦右手挥剑无法收势,猛然腾出左手一把握住德莱厄斯的右拳。
  接下来,借着德莱厄斯无法收拳的时机,盖伦右手的大剑回斩,意图砍掉德莱厄斯的脑袋。
  卡特又扔过来一把匕首,那匕首直直朝盖伦的脑袋飞去。无奈之下,盖伦赶忙松开握住德莱厄斯的手,竖起剑身挡开匕首。
  匕首刚被挡开,卡特就冲到了盖伦的面前。刺客和战士正面近战,那是十分不自量力的行为。
  正当盖伦皱眉欲斩的时候,卡特消失了。
  瞬步!长剑挥空,只留红色虚影。
  呃?盖伦愣了愣,就感觉到身后一股杀意袭来。
  “铛!!!”盖伦转身抬起左手,用胳膊上的金属护臂挡住了致命的短刀。
  盖伦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漂亮少女似乎是一心想致自己于死地。
  在三个强者较量的间隙,周围的士兵们不约而同的给他们腾出一片空地。普通的士兵上前不光没法提供有效的帮助,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凌厉的杀气所波及。

  在德玛西亚军队的后列,在成列的法师群里,有人发现远处有两匹骏马从西南方飞快的奔驰而来。
  “哪儿来的马?”有人诧异道,并且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马身上还有装备呢,似乎是军马……”另外一个人也惊叫道。
  “那是诺克萨斯的铁血战马!!!”一名见多识广的法师一眼就认了出来。
  正如那法师所说的,奔来的是两匹铁血战马,一匹正是卡特赶到战场时所驾驭的枣红色骏马,此刻已经恢复大半体力,朝着军阵后方这边奔跑。
  而另外一匹黑马来历不明,只看到那黑马全身的毛皮被雨水洗得油亮,相比于红马,黑马在奔跑时有点儿气喘吁吁的感觉,似乎是在之前消耗过一部分体力。
  “它们是敌人的军马!!!”有人喊道,“攻击它们!!!”
  “开什么玩笑!!铁血战马啊!一匹都能卖上千金币呢!!”也有人不满的喊道。
  “你们谁会禁锢魔法?”听到价值上千金币,就有缺钱的法师心急了,“我们把它们活捉了!!”
  “别丢人了好不好!我们又不是流浪法师!!我们现在可是军人啊!!”
  骚动的法师们乱成一团,就在他们争辩之际,这两匹军马已经近在他们数米不到的后方了。

  “噗呲!!”站在最前方的法师突然失去了脑袋,只剩断开的颈子喷涌着鲜血。
  “这是……”“噗呲!!”另外一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的脑袋也不见了。
  “什么?”“噗呲!!”“见鬼了!!!”“哇啊啊啊!!!”“噗呲!!!”“哗啦啦!!!”
  许许多多的法师莫名其妙的失去了首级,也有一些是从胸口处被划开,整个无畏先锋后方的法师列队血淋淋的一片。
  这个场景实在是太可怕了,站在列队里面的一位年轻法师看到外围的情景,吓得话连都说不出来了。如此凶戾残暴、干净利落的手法,让所有看到的人心生寒意。他本来还以为像传闻中的可怕的诺克萨斯刺客根本就不存在,而在他眼前出现的这一幕则狠狠的刺痛他的神经。
  尽管看不到那刺客的身影,所有心惊胆战的法师们纷纷掉头朝前线奔跑,但是宛如凡人无法抗拒死神的勾魂一般,这些奔跑的法师们纷纷在逃跑的路上失去了自己的脑袋,只留下血淋淋的颈子兀自的喷血。
  在法师们逃跑的路上,由后朝前,无数脑袋腾空飞起,那斩首的效率就像皮尔特沃夫的收割机收割农作物一般有效率。这已经完全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范畴了!!在完美隐藏自己身形的同时还能进行狂野的屠戮……那刺客真的是人类吗?

  年轻法师在逃跑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眼看那失去脑袋的范围就要波及自己,他双腿一软滑到在泥泞湿润的地面上,然后把脖子紧紧的缩进衣领里,仿佛那能使他远离枭首的命运一般。最后他绝望的闭上眼睛,双手紧握默念他所信仰的神的名字。
  “噗呲!!!”“呜哇啊啊!!”“噗呲!!!”“额啊啊啊!!”“卡利多的脑袋被削掉了!天啊!卡利多的脑袋被……”“噗呲!!”
  肉体被撕裂的声音都是由死者发出的,而恐惧的惊叫声都是由生者发出的。
  坐在地上的年轻法师等了好一会,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消失,他缓缓抬起头,朝断头狂潮仍然肆虐的前方看去。
  他缓缓瞪大了眼睛,发现了断头的真正原因。
  “快低头!!”坐在地上的年轻法师大声喊道,“有钢丝!!!”

  被年轻法师的喊叫提醒,有人发现了两匹军马的中间,有一根隐隐的丝线泛着血红色的光泽,而那根丝线的端头分别系在两匹军马的马鞍上,在两匹军马的巨力天津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在哪里拉扯下,钢丝绷直,刚好到一个人大约脖颈的高度。
  正因为这样,当两匹全速奔跑、劲力十足的军马冲进敌阵时,才会造成如此惨烈的情景。
  但就算是年轻法师不喊,那沾染越来越多鲜血的钢丝也无可避免的暴露了出来。
  “杀掉那两匹马!!!”有人叫道,其他法师也察觉到了,一边试图调整自己因恐惧而混乱的精神,一边蹲在地上念咒准备施法。
  就在这时,军马之间钢丝非常巧合的断开了,仿佛是有人做了手脚一般。
  在看到了法师们把蕴含魔力的法杖指向自己时,两匹铁血战马立刻调头逃跑。它们凭着优秀的耐性和爆发力穿过缝隙冲出人群,五颜六色的魔法光弹扑空。孱弱的法师们更没有短时间逼近军马的移动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两匹马迅速地跑远。

  一百多人的法师列队死伤过半,现在只剩下四十多个能够站着的法师了,其他都是血淋淋的无头尸体,满地血流成河的场景如两兵交接的前线一样残酷渗人。
  那两匹马已经跑远了,远远地离开了他们的施法范围。
  然而这些法师们全是一副惊惧痛苦的表情,这突如其来的遭遇让他们不知所措。
  在无畏先锋中列的威斯克在看到这一幕时,也默默地咬紧了牙齿,露出满脸怒容。
  年轻的法师颤抖的双手触在地面,沾满了泥浆和血液,他缓缓撑直胳膊,才惊觉到自己已经由于过度的惊吓没法顺利爬起来了。
  他咬紧牙齿,低头看到了地面上有奇怪的东西闪闪微光。调制过魔法药剂的他,一眼就认出来这种作为常备配料的粉末。
  磷光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顺着血淋淋的法师阵列,朝前方看去,地面上留下一道闪动着隐隐粉末的足迹,但是在略显混乱的冲锋阵势中,没有人会可以注意到这些。
  而令人惊奇的是,那足迹还在迅速的向前移动。步伐时快时慢,并且十分灵敏的跟随着士兵们前进的节奏前进。
  终于,快要到接近两兵交接的前阵区域前。
  无数闪光的粉末抖落,一个灰蓝色的身影显露了出来。
  许多德玛西亚士兵看到身边出现一个陌生的身影,纷纷愣了神。
  看身影来人是一个少年,一身灰蓝色兜帽紧身衣,肩膀上还有棕色披风,披风延伸到右手腕处,随着他右手的摆动,可以看到他的右手上绑着什么,像是短剑一样的武器。
  少年走路的步伐有些不稳,他的左腿上系着着刚刚用于包扎的碎布,碎布上还有血迹,正映示他的左腿有伤,而且伤的不久,但是这完全不妨碍他小跑前进的步伐。
  而那少年前进的方向,正是与卡特琳娜、德莱厄斯缠斗,后背毫无防备的盖伦!
  少年抬手,短剑闪闪微光,他接下来要干什么,几乎不用猜也能知道了。
  “将军小心!有刺客!!!”有士兵大吼道。

  盖伦慌忙后跳,大剑抽开了用斧柄格挡的德莱厄斯。而在另一旁的卡特突然缓缓瞪大眼睛,本来想要掷出的飞刀的她突然停下了动作。
  盖伦听到了身后的提醒,立刻闻声回首,正好看到一把短剑破空飞来,直取他的眉心。
  “咻!!!”盖伦瞪大了眼睛,赶忙扭头。还好他的反应够快,那短剑从他侧脸划过,差点触碰到他的鬓角。
  这还没完,德玛西亚士兵们纷纷把长矛刺向那掷出短剑的少年,而那少年却在突然间毫无预兆的消失了,长矛们纷纷刺了个空。
  瞬动。
  盖伦突然再次瞪大眼睛,他感觉到一股隐蔽但却凌厉的杀气从他后脑勺处涌现,他迅速的再次转头,正看到了——
  屈身腾在半空中,双手接住短剑,正要朝他脖子上挥砍的少年。
  “结束了……”少年细长的俊眸里满是杀意。

  这时一个深蓝色的身影从盖伦后方极快的冲了出来,那身影的前端闪动着耀眼的寒芒。
  光盾流·皇家骑士冲锋!
  威斯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前举长剑,刺向在半空中挥刃欲斩盖伦的少年。
  少年略微迟疑一瞬,取消了正要砍下去的一斩,转手用短剑格挡。
  “铛!!!”威斯克的刺剑与少年的短剑接触,几道火星闪亮。
左乙拉西坦片能治疗癫痫疾病吗und-color:#e5e5e5;" />  倘若少年刚才执意要刺杀盖伦的话,那么不管能否刺杀成功,他自己是必然要被威斯克的冲锋捅个透心凉。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那一刺,在少年看来是十分不划算的。
  在半空中少年经过刚才的刺击碰撞,稍稍朝后移动了好几分。
  虽然双方都躲过一劫,但是盖伦似乎没有放过那少年的意思。
  “呜啊!!”一声怒吼响起,粗壮的手臂一挥,一把抓住了少年的臂膀。
  少年瞪大了眼睛,面露惊愕之色,盖伦的力气之大远远超出他的意料之中,他立刻就感觉到了危险,想要挣脱但是根本没有办法。
  “喝啊!!!”盖伦左手微微后拉少年的臂膀,猛然朝前方一掷。
山西儿童羊癫疯哪家医院治疗好:#e5e5e5;" />  “呃!!!”少年终于发出了声音,他的兜帽因为剧烈的晃动而抖落,略微湿润的黑色短发露了出来。
  而在空中不断翻滚的少年,那飞落的位置正是站在后方的卡特。

  “这个笨蛋……”卡特看到这一幕略微皱起眉头,立刻踏前起步,试图接住少年。
  “狡诈恶徒!!!”勃然大怒的盖伦挥动大剑,全身带起一阵金色旋风,飞快地朝着在前方的空中不停翻滚的少年冲去。
  “啧!!!”少年注意到了盖伦正在以更快的速度朝自己冲来,他明白在这样下去自己将会被那把大剑劈成两半。
  瞬动!!少年消失。
  什么?盖伦也愣了愣,和刚才一样,那少年居然能够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发动瞬移魔法,这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呃?而迎面冲来的卡特也愣了愣,就在她准备接住少年的时候, 那少年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而没有改变的是,盖伦前挥的大剑无法停止下来,就在两人面露惊愕表情的时候,卷动金色旋风的锋刃从上而下。
  “唰!!!”一道鲜艳的血花在卡特的左脸上绽放。
  “呃……啊啊!!!”卡特惊叫着迅速退后好几步,她抬起手捂在鲜血直流的左眼上,唯一睁着的右眼满是惊讶和痛苦。
  那落地的少年也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他完全没有意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我……而盖伦也傻站在那里,双手握着前锋染血的大剑不知所措。
  “将军,快趁机冲上去结果了她!!!”威斯克的声音在盖伦身后响起。
  “对不……”盖伦不知不觉就脱口而出,后来意识到什么不对,又闭上了嘴巴。

  诺克萨斯士兵看到卡特受伤,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动作缓缓后退几步,而德玛西亚士兵们看到盖伦没有前冲,而是站在那里发愣,他们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上。
  总而言之在这一刻,双方都停下了行动,战争暂停了片刻。
  “你的眼睛怎么样!”少年慌了神,终于开了口,赶忙踏前几步。
  卡特蹲在地上,满头是汗,她一只手紧紧捂在左眼上,满脸痛苦的表情,心情也是复杂无比。
  “放心……”卡特忍受着眼眶里深入鲜血的疼痛,咬牙说道,“只是皮外伤而已,没有…碰到眼珠。”
  “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这道疤怕是一辈子都去不掉咯。”一旁的德莱厄斯把光秃秃的斧柄扔掉,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尽管话语的内容听起来是善意的提醒。德莱厄斯的脸上正有一道显眼的疤痕,如此看来他是早有经验。
  “呃……”卡特又感到一阵难忍的疼痛,缓缓低下了头来。
  “抱歉……”少年满脸歉意,他想起了刚才的场景,若不是因为自己的话卡特也不会受伤。
  “盖伦?”威斯克仍在大声呼喊,但是傻站着的盖伦依然没有任何动作。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六道轮回网 | 老年人健康指导 | 校园营销大赛 | 预产期计算器下载 | 我想做网站 | 小说全本下载 | 移动企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