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脚后跟疼看什么科 >> 正文

【东北】到底谁该救赎(小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是省城最大的一所监狱。

朱老四在这所监狱一蹲就是整整二十年。

二十年前。他家所居住的那幢老楼由于电路老化,经常出现电线短路的现象,不但危险,而且还经常停电。居民们找过几次电业局,非但没解决,还以安全用电为由,索性把整个居民楼的供电系统给切断了,这一断就是三个月。

为了能让楼内的居民正常使用上电,朱老四推着因脑血栓坐在轮椅上的父亲在房产科与市电业局之间整整跑了四个月,问题还是没能解决。他父亲一股心火结果在黑暗中撒手人寰了。

朱老四愤怒了,找到了电业局负责此事的科长与其理论,由于话不投机,朱老四一怒之下抽出刀子捅向了这位科长。

电业局领导考虑到此事可能会影响到其企业形象,在出事的第二天就将居民楼的电线全部更新了并恢复了供电。结果朱老四因伤害他人被判了重刑。

二十年了,此楼依然矗立着,唯一的变化是楼内的长辈们更加的苍苍了。

朱老四的刑期已满。当走到自己熟悉的楼道口时,他看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她手提一个不大的塑料桶,手扶楼梯扶手,艰难的上行着。

“妈妈!”朱老四脱口而出。

老人家转过身来愣住了,手中的塑料桶从手中滑落了下来,桶内的水顺着楼梯流淌了下来。

“是你吗?老四!”老人说罢用手在半空中摸索着。朱老四三步并着二步向楼上跑去。娘俩相拥着,流着热泪。

朱老四捡起地上的塑料桶,问道:“妈,你这是干啥?”接朱老四出狱的二哥在一旁说道:“咱们这个楼供水管线坏了,已经停水三个月了,家家去外面接水。”朱老四搀扶着患白内障的老母亲往家走。

“没人管吗?”朱老四不解地问道。

“找过几次,物业说是自来水公司的事,自来水公司说是物业的事,结果两家把我们当球踢了三个多月了。”二哥如是说。

“不可能吧?我们在里面天天看电视新闻,你们是不是没有找对路子啊?”朱老四疑惑地问道。

朱老二晃着脑袋说:“该找的,我们全找了。”

为了不让年迈的母亲及居民们继续去外面打水过日子,同时也为了救赎自己这二十年的罪过,朱老四决定自己去找有关部门解决居民的饮水问题。

“这事我们早已掌握了,这主要是自来水公司的事。”物业经理笑容可掬。

“已经和你们说过多遍了,管线的漏点一半在楼内,一半在楼外,楼内的归物业,楼外的归我们,修复没有问题,问题是物业不拿钱。”自来水分公司经理不耐烦地说道。

“你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经掌握了,把你的联系方式留下,七个工作日后给你答复。”市长热线一个没有温度的声音答复着。

“你反映的事太小,而且还是个例,没有普遍性,我们真的爱莫能助。”媒体记者掰着手指头说道。

七天后,市长热线来电答复了。

朱老四按照市长热线的答复,又在上述各部门跑了一个循环,还是未果。

看到楼内年迈的老人们艰难地提着水,步履蹒跚的样子心头一阵阵的痛。

朱老四在这些有关部门的中间一跑就是四个月,各有关部门又将他来回踢了四个月。

一日。邻居李大爷打水回来时,在楼道内踩空了楼梯,结果从楼梯滚落了下来,多处骨折。这件事又深深的剌痛了朱老四的心。

一种失望与被愚弄的感觉慢慢地爬向了他的心头。

他又一次来到了自来水分公司经理的办公室。

“如果抢修需要多长时间?”朱老四问道。

经理把自己的身体深深埋在老板椅里,不紧不慢地说道:“最多三个小时。”

朱老四转过身,将办公室的门反锁上。

“你要做什么?”经理惊慌的站了起来。

朱老四从腰间抽一把刀,“啪”的一声将刀子摔在了办公桌上,拿起电话,递给了经理,说道:“通知抢修组马上抢修。”

经理怯弱地接过电话,通知了抢修组以最快的速度抢修。

三个小时后,抢修组回话说自来水通了。

朱老四又一次操起办公桌上的电话,递给了经理,说道:“你可以报警了!”

十分钟后。当朱老四将办公室的门打开时,走廊内站满了警察。

在走出经理办公室的一瞬间,朱老四突然问自己,到底谁更应该救赎呢?

哪些方法治疗癫痫更有效
癫痫的病因有哪些
癫痫患者的症状有哪些

友情链接:

六道轮回网 | 老年人健康指导 | 校园营销大赛 | 预产期计算器下载 | 我想做网站 | 小说全本下载 | 移动企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