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九寨沟旅游地图 >> 正文

星际神Flash与LOL神Madlife大型专访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星际神Flash与LOL神Madlife大型专访

       神在宗教中有着超人类、超自然威力的,可以对人类降下祸福的存在。最具代表的神就是耶稣,在书中记载是创造过宇宙的超自然绝对实力者。还有希腊神话中出现的宙斯也被称为最高统治者,被描述为主管天底下所有现象和人类社会的政治、法律以及道德。简单来说神就是超越人类的一种信仰。他们做的事人类当然是做不到的。

       在e-sports界留下过脚印的人都有很多昵称。作为“e-sports的标志”的BoxeR被称为“皇帝”,Reach被称为“英雄”,YellOw被称为“暴风”,而NaDa被称为“天才”。因为e-sports刚开始发展的时候这些选手创造的业绩太大,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昵称,如果说有什么共同点的话,这些昵称都是人可以做到的职责、职业和特性。

       通过MagazineS采访到的这两位选手的昵称,不是人而是“神”级的。那就是在星际1和星际2中最强选手之一的KT Rolster Flash和最近开始成为e-sports新兴项目的LOL中队伍的代表性人物CJ Entus的Madlife。

“黄金之神”李永浩

       先来介绍李永浩吧。李永浩在星际1项目中创造过其他人几乎无法达到的记录。2007年作为职业选手正式注册的李永浩,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进入Starleague16强而受到瞩目。然后是下个Starleague2007中,进入大赛4强而被称为可怕的新人选手。因为李永浩那时候才14岁。

       1年后,李永浩在Starleague中夺得冠军。2008年3月,在Bacchus Starleague决赛中,对Stork[gm]的比赛中以3:0的比分击败对手,以15岁年龄获得最小Starleague冠军的荣誉。这个记录至今也没人能打破,之后也没有可能被打破了。

       Bacchus Starleague获胜以后,李永浩在Proleague中的成绩比个人League的成绩要好。新韩银行Proleague 2008赛季获得多胜王,获得最年轻Proleague多胜王的称号,并且在08-09,09-10赛季,连续3次获得多胜王。09-10赛季甚至给万年老2 KT Rolster带来了第一名的喜悦。

       在Proleague有良好表现的李永浩,在2010年的Starleague和MSL的个人League中全部进入到了决赛。然后还达成了Starleague3次冠军,MSL 3次冠军的记录。Starleague和MSL同事达成三次冠军的至今只有2名。李永浩之前只有NaDa才达成了这样的记录。

但是李永浩却做到了Nada没有做到的WCG冠军和室内武道亚运会冠军的成绩。e-sports界称李永浩的成果为“Golden Grand Slam”。达成三次Starleague冠军给个金鼠标,三次MSL冠军给个金胸章,而WCG冠军和室内武道亚运会给金牌,达成这三个就是Golden Grand Slam。

       因为一句话都总结不了他所作出的成绩,所以李永浩被称为“God”。虽然也有“最终兵器”这样的名字,但是回顾李永浩在星际1中取得的成绩,那么“God永浩”这个评价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以上次2012年Tving Starleague为句号,现役职业选手参加的星际1比赛就不再举行了。李永浩也转到了星际2项目,正在度过适应期。而在只有星际2比赛的SK星际2Proleague 12-13赛季中达成42连胜,再一次取得多胜王的称号。继星际1之后星际2中也达到最高水准的李永浩,现在的目标是取得个人League的冠军。现在心中一定是想在星际2中再一次成为“黄金之神”。

Madlife“辅助之神?LOL的神!”

       现在韩国有一个叫LOL的“幽灵”。2011年冬天韩服开启之后,LOL在不到2年的时间里彻底改变了韩国e-sports的格局。韩国电竞迷们那之前都是看星际1这样的RTS,1对1进行的对决。而LOL的火爆让AOS这种新类型,5对5进行对抗的游戏变成了新宠。然后通过LOL,人们开始把Madlife这个新明星选手称为新的神。也许是LOL这个幽灵,通过Madlife变成了一个新的传说?

       Madlife的位置是辅助。辅助远程ADC,并帮助他成长。简单来说就是“帮手”。远程ADC相比他们的高攻击力,体力却不高。又因为优先购买增加攻击力的装备,所以没有什么机会去提高移动速度或者防御力等属性。保护这些ADC的就是辅助的作用。

在玩LOL的时候辅助被蔑视的情况很多。不知道是不是韩国玩家的问题,韩国玩家喜欢能自己carry比赛的位置。而辅助这个位置却不会有人会主动去做。

但是Madlife是改变这种形势的关键人物。之前仅仅是被认为辅助别人的形象,变成了可以carry队伍的形象。

       Madlife在韩国第一次LOL比赛-LOL invitational中第一次亮相。在聚集了北美强队CLG.NA和中国代表队WE等海外队伍这场比赛,是为了看到国外和韩国实力差距而举行的比赛。而在这次比赛中Madlife主要使用娑娜这个英雄,帮助队伍一步一步走向冠军。经常能用娑娜大招crescendo捆住对方的行动,也创造出了Maracendo这个词。Maracendo是Madlife和Cresceno的合成词。

       之后Madlife的队伍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在韩国举行的第一次正式联赛-Azubu LOL Champions Spring 2012中进入决赛,而在下个赛季拿到了冠军。这个比赛中与CLG.EU的决赛里,在先丢掉了第1,2局的比赛,比分0比2.但是从这时候开始Madlife的神话开始了。在第三回合比赛中选择拉克丝取得胜利的Madlife,在第四回合中选择了机器人施展“火箭手神功”,而在第五回合中使用牛头的冲撞和震地顺利拿下,最终3比2大逆转翻盘。再次告诉世人辅助也能carry比赛的Madlife,开始被称为“Mara神”。

       Madlife所属的MIG Frost也被认为是韩国代表性LOL队伍。靠着2012年Spring赛季亚军,Summer赛季冠军代表韩国参加LOL S2总决赛,并在比赛中获得第二名而被世界所认知。之后被CJ收购,现在变成了CJ Entus Frost。在Olympus LOL Winter赛季屈居第二名,在2013年Spring赛季进入4强的CJ Frost,这个赛季也已经确认进入4强了。每个赛季都进入4强,可以说是韩国最强队伍之一了。

神的相遇

       Flash和Madlife几乎找不到共同点。项目不一样,所属队伍也不一样,所以能碰面的机会很少。虽然对各自都有所耳闻,但是互相见面这次是第一次。在说出主题是“神的相遇”的时候,他们变摆手边说“我们真的是神么?不是新人么?(神和新人发音一样)”这样的话。

       最开始虽然比较尴尬,但一提到游戏问题就立马来精神了。

Q:Flash和Madlife都在各自的项目中被称为神,你们知道么?

Flash:星际1中的成绩在我看来也非常的好,也在很多比赛中获得冠军,所以曾经被称为“God永浩”。但是转到星际2以后还没有觉得达到那种程度。“平民”李永浩更适合我吧。

Madlife:听过“mara”神这个词,我认为我还没有到那种程度。我并没有像Flash那样取得过什么惊人的成绩,所以很有负担。与其说是我做的好,不如说是我们Frost的队员都做得好,所以队伍有了好成绩。“神”这个词对我来说还不够资格。

Q:Madlife你打过星际么?

Madlife:最初买电脑的时候,电脑里面自带了星际1了。因为没有玩过其他游戏,所以自然就开始玩星际1了。小学的时候喜欢玩,在这个种族那个种族中徘徊最后选了人族。医疗兵能治疗机枪兵和火枪兵么,相比机枪的攻击更喜欢医疗兵的治疗。

Q:Madlife从那时候就有辅助的天赋了啊。Flash你玩过LOL么?有传闻你的LOL水平跟星际一样高。

Flash:接触LOL是KT创建LOL队伍之后。练习室来了其他项目的选手,但是没有什么机会熟悉。所以星际队的选手们就学了LOL,而LOL队的选手们学了星际2.别人说瑞兹,EZ这样的英雄攻击力不错推荐给了我,玩过以后发现挺适合我的。不论是玩星际还是LOL,提高杀人数带领队伍胜利这方面挺让我喜欢的。LOL玩的好那确实是个传闻。

Q:什么方面比较有趣?

Flash:LOL有5个位置,这个挺有趣的。以前我们队有specialforce的选手,但是那时候只有两个位置。虽然那个项目配合也很重要,但是LOL是在各自的线上做好自己的事,并且互相协助打好团战这方面比较有趣。英雄也能选择很多不同类型的。

Madlife:我在星际1中选择人类是另有原因的。在BoxeR的全盛时期,只用一个机枪就杀掉地刺的精彩画面之后就立马决定人族为主种族了。有那种用精细的操作去感染别人的魅力。

Q:Madlife选手正式开始LOL是什么时候?

Madlife:跟朋友一起去网吧玩星际的时候,说有个新出的好玩的游戏,然后给我看了LOL。忘了具体的时间,但是应该是2010年9月份吧。好运姐在北美发售的那段时间。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是英文的习惯起来不容易,但发现韩国玩家却挺多的。没认为自己很有天赋,只是那时候有想过想当职业选手,但是那时候也仅仅是梦想而已。

Q:我记得Flash从中学1年级的时候就开始打算当职业选手了吧?

Flash:玩过很多FPS游戏,比如CS,彩虹6,荣耀勋章等。RTS玩过魔兽。那之后就开始玩星际1了,既好玩当职业选手也不是太难。

令人惊奇的平行理论

       在约到Flash和Madlife的采访后,为了寻找两人的共同点疯狂的在网上搜索,但是却只找到一条。那就是1992年属猴。除了是同一年出生的同龄人,几乎找不到任何相似的地方。本来以为对话进行的不会那么的顺利,但是两个人自己创造了共同点。那就是1992年生的人是现在引导e-sports的中流砥柱,而在谈话中也发现了Ambition和说话直这样的平行理论。

Q:在网上一顿搜索都没怎么找到两位选手的共同点。也就1992年生的同龄人?

Flash:星际选手中1992年生的选手非常多。除了我还有Rain,Hero,sOs(查到是93年生,不知道是不是他记错了)都是。以前前辈中有很多1986年生的。现在92年生的时代了。每个选手都在各自的队伍中做着主力。

Madlife:我们队也有很多1992年生。Blaze的中单Ambition,上单Flame以及打野Hermes都是同一年的。年龄大的CloudTemplar和大一岁的Shy是我们的大哥了。

Q:Ambition是92年生?跟Madlife比感觉年龄大好多的……

Madlife:大家可能会对Ambition比较惊讶吧。相比年龄非常的寡言,比赛的时候那生气了似的表情从开场一直持续到结束,所以很多人没法想象是92年生。这么说来Flash和Ambition好像有共同点。

Flash:嗯?是什么?

Madlife:Flash和Ambition说话的声音特别像。重低音的声音。采访之前打招呼的时候我以为是Ambition来了。

Q:Ambition传闻中是CJ Entus队中的“老虎”啊

Madlife:没错,很可怕啊。平时话也不多,在默默玩游戏的时候突然就批评别人。他批评别人的时候绝对不会委婉的说,把自己想说的全都说了以后又再次玩游戏。用重低音来批评别人的时候庆幸自己不是一个队伍的。(Madlife是Frost,Ambition是Blaze)

Flash:我说话也很直的。如果有人问我关于游戏有什么建议,那么我绝不会留情。“这样这样的方面做的不好”“要明白你的处境”“你总是选择赢不了的那条路”等。我说话直是有原因的,因为我非常喜欢这个选手。关系越近说话就越直。

Q:听到Flash的声音Madlife就会想起Ambition了,是不是感觉坐在旁边的是带着Flash面具的Ambition啊。来找找其他共同点吧,故乡和学校是不是一样呢?

Flash:我的故乡是大田,中学的时候来到首尔当职业选手,毕业于方背中学和首尔Digitech高中。

Madlife:我出生在首尔。中学开始我都是考的检定考试。(一种资格考试一样的东西,有很多种。这里应该说的是入学考试的一种)因为是私人原因,所以请不要问我原因了。

Q:不是职业选手,而是作为一个男人,你们认为自己有什么魅力?

Flash:我很率直。就像前面说的,对待别人的时候虽然说话很直,但是那是为了那个人好。以后找女朋友也想找个率直一点的。

Madlife:我像个白纸。一点颜色都没有。也非常的害羞。就像孩子们看到大人的时候那样。现实生活中也是比较害羞的人。别人不靠近我的话我也不敢去靠近别人。关系亲密了也会说说笑笑的。

Q:Flash和Madlife的父母也经常会被摄像机捕捉到。Flash因为经常去个人League的决赛,所以记者们都很了解。Madlife选手的母亲来到比赛现场流眼泪的画面也是让我们印象深刻。

Flash:从电视画面中看到父亲的人们可能会觉得“永浩的父亲应该是一位很严格的人吧”。但是父亲其实对我挺宽容的。除非我做了很大的错误,我爸才会打我。更严厉的是我母亲。

Madlife:母亲经常会来现场看比赛。我最开始做职业选手的时候,母亲来现场我会很有负担。坐在位置都让我感到紧张,一想到家人为了我来加油就更让我紧张了。但是从某个时候开始母亲来到现场的时候我的发挥会更好。之后在赛后采访中说了一句“妈妈,我爱你!”之后心情就轻松多了。母亲那之后也没有再哭了。我觉得她现在很相信我。

Q:在网上有搜索过自己的名字么?在关联搜索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

Flash:在我的名字变成搜索量第一的时候去看过一次。那时候正是跟Jaedong打决赛的时候。但是我对年薪或者God永浩这样都没有感觉,眼中只有Jaedong这个名字。2010年一直在决赛中碰到Jaedong,所以关联搜索也觉得没什么新鲜的了。Jaedong,Leessang(?)这样的单词看都看烦了。有一次还出现过Dreamer这个词。后来发现是职业选手的一代记(类似于职业选手的比赛历史之类的东西)什么的。我记得有个决赛的画面,虽然是亚军但是那时候感觉更有气势。因为怕沉浸在之前的荣誉中所以一直没看,但是在不久前重新回味了一下,又感觉有精神了。

Madlife:去年Summer赛季夺冠以后,去拍摄Winter赛季的宣传片之前,等待的时候有人说在Naver搜索Madlife出现很多结果。所以我也搜索了一下。出现了以前MIG时期的照片。Cafe,Blog等地方有很多帖子。关联词中发现有“Mara神”,“阿利斯塔”,“布里茨”感觉很新奇。所有帖子都读了一遍,心情很好。能这样看待我我已经觉得非常开心了。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一直读下去只能看到赞美自己的话。所以怕自己变得傲慢,精神力变弱所以那之后就放弃了。

Q:本应跟同龄人一起享受大学生活的,后不后悔当上职业选手?

Flash:当然是羡慕大学生了。上学,能介绍女朋友认识,跟女朋友约会等都让我很羡慕啊。我也有想找个女朋友的时候。朋友们说去跟别的女生见面的时候,我就非常羡慕了。职业选手的时间没有多少的。好几个大赛在一起的时候练习时间都不够。赛季比赛结束休息的时候都不知道要干什么。从这个月5号开始我有了1个星期的休假,但是我却在练习室浪费了2天时间。我不怎么会玩。

Madlife:我也没有被介绍认识过女朋友。虽然有时候会羡慕同龄人在大学自由生活,但是我自己也是在走自己的路啊。有了职业选手这个职业,并且能拿到工资比他们更早的接触社会。队友也很好,自认为社会经验也在不断的增加。

以前是以前,现在要为现在努力

       Flash是在星际1人气最高的时候出道的。在星际1中人气高到被人称为“God”。也经历了星际1的衰落。也见到了因为操纵胜负事件,很多粉丝也消失了,很多企业也放弃了自己的游戏队伍。转到星际2以后为了追赶早就开始的选手,拼命的努力,现在也仍然在努力。虽然现在还没有到达星际2的顶峰,所以更加的努力,但是仍然会感受到一点不安。

       Madlife切实的感受到LOL人气的增加。为Madlife加油,为自己的队伍加油的粉丝日益增加,也会自己感到幸福。但是LOL玩家中一些不文明的东西也让他有些担心。这次问了一下他们对e-sports未来的方向有什么样的想法。

Q:在星际1中获得了最高的人气,但是在星际2中却还没有达到之前那种程度。作为职业选手两种都经历过的Flash,你的观点应该会跟我们这些旁人不一样吧。

Flash:很可惜吧。星际1的人气最高的时候每次出场都让人感到开心。现在是感受不到那时候的气氛了。虽然怀念星际1但是没有办法会去啊。与其包裹在过去的荣耀中,不如把星际2的人气上升到那时候的水平而更加努力吧。接受现实,并去寻找需要改善的地方。

Madlife:我没想到LOL会成长到现在这个程度。2010年第一次开始LOL的时候只是因为有趣,而进入MIG这个队伍的时候也是有跟自己志趣相投的队友。因为有国内的大赛,所以去参赛了而已,没想到队伍正式创建以后会有现在这样的成果。

Q:应该会对现有大会的制度有些意见吧。LOL的比赛规模更大,奖金更多。职业选手的话会对自己参加的比赛有更多的奖金吧,Flash你怎么想?

Flash:转到星际2之后发现大会规模确实需要增加。LOL总决赛会对全世界做广告,最后获胜会有几十亿韩元的奖金啊。那么选手的目标就很明确了。2013年开始的WCS体质也应该增加奖金规模,给选手更大的刺激才对。

Madlife:在我出战S2总决赛的时候也发现周围的人对这个比赛有很高的关注,所以特别兴奋。对我所做的事情也有了很高的成就感。虽然也有人是因为奖金而关注必死,但是大会的规模和运营模式都很好。

Q:Flash以前赚的钱很多啊。世界e-sports奖金第二位的吧。年薪也会很高。

Flash:我承认年薪确实比较高。因为从星际1时候开始就有很多冠军,也提高了队伍的知名度。但是我为了取得好的成绩,一直比别人更加的努力。不想听到年薪高了成绩却下来了这样的话。

Madlife:玩游戏,在变成职业以后确实对钱有了一些想法。然后也有了一定的目标。首先我想在总决赛中取得冠军。相比金钱更多的是名誉,如果是LOL选手谁都会有的目标。想得到这个作为LOL选手的最高荣誉。那之后的目标就是上亿的年薪了。当然因为是5名选手一起的游戏,所以LOL里面年薪上亿是很难的,但是我想去挑战。

Q:e-sports粉丝中会有再一次想看到广岸里那次决赛观众那样规模的比赛。2004年,2005年10万观众聚在那里,成为了宣传e-sports的最好的材料。

Flash:2010年09-10赛季决赛是在广岸里举行的。当时我被下了一跳。虽然没有0405年那么大的规模,但是在我的选手生涯中是最多的观众了。从舞台上下来的时候真的是望不到观众人群的末尾。那时候就想“这就是广岸里啊”。在非常多的观众面前比赛是所有职业选手的梦想。也会更有动力。因为真的不想输。

Madlife:2012年夏天的决赛是在野外,龙山战争纪念馆举行的。我们逆转胜利,比赛过程也不错,观众的欢呼声也很惊人。决赛还是得在野外举行啊。我对广岸里星际1决赛不怎么了解,但是在那么多人面前进行比赛我觉得就是一个很大的荣誉了。

广岸里星际1决赛:在2004年举行的星际1决赛比赛现场,聚集了将近10万名观众。

Q:两位选手觉得e-sports是什么?

Flash: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以前也是现在也是以后也会是。让我变的有名的领域,所以我想为它的发展尽一份力。为了不后悔选择e-sports,职业选手,我会更加努力的。

Madlife:诞生现在这个Madlife的媒体就是游戏。如果没有玩游戏,而是去学习了那么就变成了学习的Madlife了。但是我现在是职业选手Madlife。通过游戏,通过e-sports遇见了我人生中的好前后辈,领队,教练。对游戏有不好的想法的人们也许不会理解,但是如果没有游戏就不会遇见这么好的人了。

Q:在结婚后如果自己的孩子想干职业选手你会怎么想?

Flash:如果他想干就会让他去干的。孩子想干就要同意啊。但是相对他忠告一句,职业选手天天玩游戏那是一个错误的想法。为了娱乐而去游戏和作为职业去游戏是完全不同的。

Madlife:首先我会跟他去交流。睁开眼的时候,走路的时候,学习的时候,吃饭的时候等等情况下都会想到游戏,而且有信心做好,那么我会让他去做的。只是因为别人在做职业选手,羡慕别人而想去当那么我就会反对。仅仅因为好奇心就去挑战那么必然会失败。渴望并且渴求才能成功才是职业选手这个职业。选择职业的时候有目的才不会后悔。

       Flash和Madlife的采访到这里还没结束。也许旁边的进度条已经很小了,但是还有内容。就是读者的提问。这次有5000个以上的提问。虽然很想都答复,但是只在之中选择了7~8个问了两位选手。

Flash想过在星际2中变换种族?

Q:想再一次看到过去星际1全盛期“泽炳李双”时期的职业选手的表现。“最终兵器”李永浩转到星际2以后碰到的最尴尬或者说最惊讶的变化和差异是什么?

Flash:最惊讶的事情是来现场的观众少了。内部方面转到星际2的时候适应起来比较难。虽然现在也不是太完美,但是别人这么跟我说,你星际2玩的跟星际1似的。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改掉的问题,希望能尽快改掉。

Q:过去那天才般的星际1战略和运营是怎么想到的?我想模仿也不行,你是从谁那里学到的,又以什么样的想法来玩星际?

Flash:我在Pantech EX队伍中当练习生的时候,跟HerO_V_和FireFist经常打练习。那些前辈给了我很多的指导。现在还记得,其他选手都去睡觉以后跟两位前辈打了BO21。那时候赌输的的人请客喝饮料,所以真的是拼了命了。因为那时候那种快乐的练习,实力才会提升的吧。跟前辈们的关系也变得很好。

Q:星际1最强种族是人族,而且Flash也是最强选手,但是星际2中是神族更厉害。有想过换种族么?

Flash:现在还在后悔呢。最开始接触星际2的时候就想神族真的是很好的种族,现在也是那么想的。星际2的神族运营方式跟星际1的人族一模一样。首先先防御,然后组合好自己的病例,然后再冲出去都跟人族一样,而且设置的也很好。星际2中人族最需要改善的就是机械化部队。星际1中人族会走生化部队还是机械化部队会给对手产生巨大的困扰。但是现在100%走生化部队路线,所以心理上和战略上就没有办儿童癫痫大发作的急救措施法博弈了。

Q:尺子也会受到赞助么?

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医院7030A0;">Flash:有一阵流行粉丝们送我尺子的时候。我在比赛前会用30cm尺子量鼠标垫,鼠标线固定装置的高度,显示器和键盘的距离等东西。看到这个的粉丝们给我送了尺子作为礼物。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多形状各异的尺子。有时候一天收到5~6个尺子,但是长得都不一样。

Madlife“Frost就是最佳5人”

Q:Madlife让你选择5人作为国家队,你会怎么选?

Madlife:Frost就是最佳的那5人。到去年为止每个位置都有很多有特色的选手。Maknoon的Dive,Shy的后期发育无敌等。那时候想这些选手都聚在一起也许就是最强的队伍了。但是到了2013年之后就改变了想法。上次Spring赛季决赛MVP Ozone的Homme的上单,被所有人说是弱点。但是那时候Homme选择扎克,慎这样牺牲自己的英雄获得胜利的时候想法就被改变了。重要的不是最佳5人,而是最佳队伍。现在CJ Entus Frost的队员就是最佳5人也是最佳队伍。

Q:觉得哪些ADC跟自己不太合适,哪些ADC跟自己比较合适?

Madlife:口吐白沫是什么病g>之前跟Najin Sword的”Pray选手一起在Allstar上配合过。那时候就想性格也不错,Play也非常的多才多艺的选手。与其说合适,不如说很放松。我比较喜欢格雷夫斯和库奇这样有爆发伤害的英雄。作为辅助一直会想怎么样才能让我们下路组合在初期就能从气势上压倒对方。我比较喜欢攻击性的玩法。所以脑中经常会想用机器人拉过来以后,格雷夫斯或者库奇对着他一顿揍的画面。虽然在S3被评价为很差的英雄,但是我相信总有一点会复活的。

Q:在机器人或者锤石这样的英雄的时候,有很多亮眼的表现。有没有特别喜欢的英雄?

Madlife:喜欢雷欧娜。是一个有着3个控制技能的好英雄。如果带上虚弱就是4个了。我觉得是跟牛头一样好的英雄。但是只要没有命中一次控制技能,那么就会一直被动。现在职业选手躲雷欧娜的技能躲得很好。所以现在不怎么敢用了。但是还有在大赛中用一次的想法。

Q:除了辅助还会其他位置么?

Madlife:比赛中出现的英雄几乎都会玩。特别是瑞兹,慎,李青等都会在排位中使用。我的ID前面虽然有CJ Entus,但是有时候却不会给我辅助位置。因为中国或者台湾的选手会在韩服练习,那时候因为语言上不能交流,所以只能去其他位置。那时候就会玩这些英雄了。有自信的位置是ADC。因为一直在下路,所以知道该怎么走位。以前也喜欢上单,但是跟Shy单挑完败以后就放弃了。我对李青还比较有自信的,但是在Shy面前什么都没干就输掉了。然后中路是只要补兵补得好就行,所以比别人想象中要好。最难的感觉就是打野,要时刻注意其他线上的状况,还要预测对方的动向。变数太多,所以不是CloudTemplar这样的大脑,我是没法去胜任的。

Q:最近Frost比赛时,镜头切到你身上观众就会欢呼不止。队里有没有人嫉妒?

Madlife:队友经常会反着说。这之中CloudTemplar最多了。坐在比赛场地时听到观众的欢呼就会说:“喔~这么多人来为Mara神加油啦”,然后机器人抓到人就会说“在Mara神面前怎么敢游戏啊”,然后在B/P的时候鼠标放在机器人上面会说“Mara神要用机器人,我们怎么敢反对”等。都是开玩笑才会说的。而且最近Space代替CloudTemplar开始开玩笑了。在练习比赛的时候开玩笑我就不会给他人头,自己拿(笑)。

Q:作为职业选手想取得的成绩是?

Madlife:听说Flash有所有用金子做的奖品。LOL比赛还没有那样的奖品,但是希望给三次获得LOL Champions冠军的队伍一个金键盘。如果是因为5名选手,而法给的话希望能有什么称号这样的东西。网游里面不是有那种称号系统么。希望有那种永远作为纪念的称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