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中国真空泵网 >> 正文

【江南】这就是爱吗(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医院走廊安安静静,偶尔传来护士走路的脚步声。而在这间病房里,她的心激烈的跳动着。随着这位在病床上的老者的急促的呼吸,心电图的起伏势头逐渐缩小,她的泪一滴一滴落了下来,随后放声大哭……

她和他是夫妻。他已经年愈古稀,而她也近花甲。两人年龄相差大,当初在一起全是巧嘴的媒人说合。媒人说他忠厚老实,勤劳能干。她家里还有三个弟弟,她是老大。他和她两人开始都没怎么见过面,就匆匆忙忙办了婚事。那个年代,似乎不太讲究什么爱情,能过日子就行。

婚后第一年,她为他生了一个儿子,他高兴的到处夸耀。同样,在那个年代,还没有计划生育这件事,她为他总共生了三个儿子,一个丫头。人口一多,家中经济就有问题,他又喜欢喝酒,一喝起来就没完,喝完就耍酒疯,打她、骂她。几乎全是没来由的借口。他骂她养这么多败家子,骂她不好好干活,是懒猪,然后用皮带狠狠的抽她,好几次都是邻居出面调解,最后她娘家来人,他才会恢复正常。

当皮带抽在她身上时,她的心早已冰凉。她从来没有爱过他,却为他生儿育女,伺侯他,忍受他。她觉得人生其实太黑暗了,有好几次都想到过死,可一想到那四个儿女,她的心又软了。她当初设想的婚后生活早就化为泡影,余下的只是伤心。

他的脾气古怪,时不时就找茬骂她。她心里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忍了吧。怪什么呢?怪自己的一厢情愿?只能怪自己命苦了,她恨他,是的。时间流过,儿女们渐渐长大了,都像鸟儿一样飞走了。尽管儿女们有时会打来电话问候她和他,可始终不比在身旁来的亲近。他们也很快衰老,衰老的他脾气更古怪,喝酒的兴头不减反增。有时赌气不吃饭,半夜让她泡茶,加被子。她自己有严重的风湿病,腿很疼,可他却不在乎。多少年过去了,她夜里又流泪了。

日复一日的嗜酒让他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一天在外面散步的他,突然摔倒,脸部肌肉抽搐着,像是在忍着剧烈的疼痛。邻居看到后赶紧跑来告诉她。她一怔,心里很快不平静起来,她跟着邻居跑了出去,也顾不上她自己剧烈的腿疼。

他脸色苍白,眼睛微闭。她慌乱的打了120电话,又给她的儿女们分别打了电话,慌乱中差点拨错了号。很快的,他被邻居们抬上了救护车送往医院,她也陪在他身边,到了医院,他被直接接送往急救室。看着被推进去的他,她的心就像揪到一块儿一样难受,说不出来的慌乱。等了好长时间,医生们才推着他出来。她舒了一口气,陪他到了病房。儿女们陆续赶到。而她退在了一边,赶忙去找医生。

医生说他得了肝硬化,并且有严重的腹水,随时可以出现危险情况,他必须住院。她赶紧签下住院手续,带着哭腔嘱咐医生要救好他,而医生只是宽慰她……

而现在,医疗仪器滴滴的声音让她惶恐不己,她拖着有风湿病的腿,跑出病房大声叫喊医生并按响了床头的警铃。

医生很快赶来,她被要求出去。她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推开让她出去的护士,说死也要跟他在一起。医生无奈,为了迅速的抢救病人,只好应允她留在这里。她泪眼婆娑,嘴里含糊的叫着他的名字,双手捏着衣角,她第一次为他流泪。她现在只想的他能活下来,即使让她少活几年也可以……

她恨了他一辈子,受了他一辈子的欺负,现在他生命垂危,她却是多么不舍,又感到十分恐惧。她想,如果以后没有他的话,她还能怎样过下去?

她想起结婚当天,他笑得合不拢嘴,当时虽然没有什么美味佳肴,但米酒,猪肉还是有的。那时的农村人,能喝酒吃肉的日子无非春节或者红白两事。他和来祝贺的亲戚喝的酩酊大醉,最后被邻居们抬进洞房。

她想起老司仪问她的话,只两个问题,第一个,司仪问她是否爱他,她想也没想就给了肯定的答复;第二个问她能否陪他一辈子,她的回答与之前如出一辙,在后来的生活中,她越来越觉得她当初的回答是违心的。

现在,她越来越觉的当初的回答是多么的发自内心深处。该是怎样的一种满足和爱恋,怎样的一种情深意动,才会让她去拿一生的长度,去拿一辈子的承诺去衡量与他的那一份感情。但她不想说爱他,也不敢承认是否爱他……

儿女们在外面焦急的等待,她依旧呆呆地坐着。医生们忙碌着,医疗仪器持续的响着。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直到夜里8点一切才告结束,他的命暂时是保住了。医生们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后,她忽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主治医生告诉她,要想根治他的病必须移植肝脏,现在是肝源的问题。另外如果没有愿意捐献肝脏的人的话,手术费加肝源费将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她立马对医生说:“换我的肝,救他,”医生说:“你年纪大了,另外肝脏需要配型,可以让你的几个儿女参与配型检测。”儿女们就在外面,早已听到了她和医生的对话,这时都进来要求医生给他们做配型检测,她却偷偷地哭了。

做完检测后,小儿子可以为他提供肝源,两周以后就可以进行手术。她的眼睛又湿润了,这次是他,还有儿子都要遭受手术的痛苦,这是大手术。尽管医生一再安慰她,手术的成功率很大,她还是惴惴不安。最后在儿女们的一再劝说下,她含着泪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下字。

签完字后,儿女们都去忙他们的工作,只有小儿子留下来做一下肝源移植的准备工作。

今天是她陪护。儿子在另一个病房,由护士照顾着。他这里,尽管也有护士,但她还是过来照顾他,还会不时的去和儿子说说话。现在她坐在他床前,静静地看着他熟睡的样子。多少年了,她第一次如此仔细的看他。当初结婚时她害羞,后来的生活她愤怒。她从不想多看他一眼。现在她却想,这一幕就这样永存下去,我就这样看着他多么好呀!

现在的他满脸皱纹,脸上和手上老年斑遍布,嘴唇微微嚅动,头发也变的稀少,早已失去了年轻时的俊朗。她却忽然有一种想抱他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

他睡了两个小时,老年人的睡眠总是很浅,他缓缓睁开眼。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去,头放在他手上。他看着她,手仍由着她枕着,她的脸也让岁月侵蚀的不成样子,花白的头发告诉他,她已经很老了。

以往的种种生活情景,浮现在他脑海,像放电影般的:她的泪,她的怒,她的恨,她的唠叨与牢骚,她的关心和照顾。他忽然觉得有点愧对她。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发现他根本没关心过她,更没说过爱她之类的话。可就这样,这么多年却也过来了。

他想着想着,她慢慢醒来了了。他看着她,说,睡醒了?她有点局促:嗯,你吃东西了吗?他说不想吃,她哦了声就慢慢走出去了,她想去看看儿子,而他也没再说什么。

两周之后,他和小儿子被推进手术室接受手术。她的拳头紧握着,焦急的等待着。她想还不如让自己接受那些痛苦最好,让他和儿子快快乐乐,幸福的生活着。大概三个小时,医生出来说手术成功时,她当场就给医生跪下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住的流。现在的她只想好好大哭一场,让她把那些担心和忧虑都流干。回到病房,她坐在他床前,右手边是他,左手边是儿子。她握着他和儿子的手,心里暖意阵阵腾起,此刻她觉着好幸福,好幸运。

……

这场风波快过去四个月了,儿子已恢复。他虽已出院,但身体还需加强保养。回到家,他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随意使唤她了,也不再欺负她了,每天却多了些嘘寒问暖。不过他现在又多了一个毛病,喜欢每天看着她。她要是不在他的视野超过十分钟,他就唤她。她烦了,他却笑了,说:“也不知道还能用多长时间这样看着你,我想好好记着你的样子。”她的眼睛又湿润了,她和他一起走过这斑斑驳驳的岁月,经历过一次生离死别,才明白对方在自己生命里是多么重要。

电视上林忆莲唱着她的主打歌《至少还有你》: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听到这里,她朝他笑望过去,他也望着她。

她忽然觉着心里暖暖的。或许她还不懂爱,或许这就是爱吧!

贺州癫痫病治疗中心
金华癫痫医院哪家好
西安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友情链接:

六道轮回网 | 老年人健康指导 | 校园营销大赛 | 预产期计算器下载 | 我想做网站 | 小说全本下载 | 移动企业文化